飛鹿言情小說網

大江山俏美人 第七十四章 痛失戰機

  人氣終于突破了300萬,非常感謝支持的朋友!我更新的雖然不快,但一定會堅持創作,不改初心!謝謝。

  求打賞求月票求收藏求支持

  歐陽平兒慌不迭地縮頭臥倒。

  “嗖、嗖、嗖......”羽箭或扎在箱子上,或擦著頭頂掠過。

  真是陰魂不散、不死不休的節奏啊,只要自己稍不留神,便會遭到二鬼子羽箭的無情射殺。

  歐陽平兒龜縮在炮彈箱后面,憋屈得要命。主動出擊肯定不現實,自己一露頭立馬就會變成刺猬,但從對面的二鬼子部隊情形看,他們也沒有沖過來圍殲自己的舉動,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膽過來,難道又要這么干耗僵持下去?

  還有一點更讓歐陽平兒覺得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剛才明明已經攪亂了山坡上二鬼子的陣腳,照道理就隱藏在山坡下不遠處的許愷沒理由不做出反應啊。多么好的機會啊,許愷率隊一個沖鋒,里外夾擊,形勢肯定不會如此被動。

  就在歐陽平兒一籌莫展、苦無良策之際,“叭”的一聲脆響,對面不知道是哪個冒失鬼又放了一槍。

  子彈不是沖著彈藥箱這邊射來的,而是射向了另一側。可即便這樣,這次根本用不著陳大山著急呵斥,這個冒失鬼的行徑便引來了周圍的一片怒罵。

  “你他媽的不要命了。”

  “你想死也不要拉我們墊背好不好?”

  ......

  怒罵聲中,那個冒失鬼急欲申辯幾句:“我不是沖著炮彈箱方向打槍的,我看到另一邊好像有些動靜,以為——”

  “你以為個屁,就你那三腳貓的槍法,萬一打偏了怎么辦?”

  “快滾,滾的越遠越好。”

  先前大家沒意識到炮彈的危險性也就罷了,可一旦被陳大山的話唬住了,一旦弄清楚前方偌大一個炮彈箱就無異于一個隨時爆炸的火藥桶,誰的神經不是繃得緊緊的,生怕一個閃失,小命全部玩完。

  現在可好,身邊居然還有人不識好歹地主動去招惹這個火藥桶,這就如捅了馬蜂窩一般,誰還愿意聽冒失鬼申辯,誰不恨不得讓其馬上消失?

  這個冒失鬼明顯犯了眾怒。在怒罵和黑拳黑腳的招呼下,他灰頭土臉地躲到后邊,再不敢吭聲。

  此時同樣不吭聲的還有一人,那就是隨著時間推移,先前情緒極端狂暴的杜連總沒來由地竟變得沉寂、動作遲緩起來。

  杜連總從直面許家軍渡江攻擊,特別是許愷等人如一把尖刀,神不知鬼不覺地溜索過江,直插到他眼皮子底下的那一刻開始,他就爆發了戰爭應急綜合癥。

  戰爭應急綜合癥患者在應急爆發期一般都要經歷恐懼、爆發、消沉三個周期。杜連總從爆發之初的恐慌、焦躁,再到之后的狂暴、歇斯底里,完全變了個人似的一波怒火接著一波怒火,一波狂躁連著一波狂躁。依此癥狀,此時他應處于戰爭應急綜合癥的第二階段中末期。

  按照常理,杜連總的狂暴期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還會不計代價地強迫手下人惡斗下去,至死方休,可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現在的杜連總毫無征兆地地迅速從戰爭應急綜合癥第二周期過渡到了第三周期,即消沉階段。

  戰爭應急綜合癥爆發到極致,病患者肯定會物極必反,情緒變得低落沉淪,出現自閉反應,嚴重者甚至患上后世常說的抑郁癥直至自殺。

  而杜連總之所以發生劇烈變化,其中緣由就在于他剛才中了歐陽平兒那一飛刀。歐陽平兒的這飛刀可不是普通的飛刀,是熏烤過七瓣白腥蓮灰燼的飛刀,其強烈的麻醉功效可以在幾天前輕易放倒許家軍士兵,現在當然可以通過血液傷口麻痹杜連總。

  所以此刻的杜連總就如后世癲狂的精神病患者,被醫生注射一針杜冷丁之后,情緒很快沉淪、反應逐步遲鈍,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杜連總的這一極端情緒變化當然引起了個別有心人的注意。這個有心人就是陳隊長。

  現在陳隊長的心理叫苦不迭。雖然他到現在也搞不明白,為什么前一刻歷來貪生惜命的杜連總可以狂暴到無以復加的歇斯底里,下一刻卻又變得遲鈍莫名、意志消沉,而且還偏偏是在這兩軍對壘的關鍵時刻消沉,這不是要命嗎?

  隨著局勢的逐步明朗,陳隊長其實也摸清了來敵的虛實。敵人渡江過來的頂多幾十號人,而且武器裝備還奇差,連己方這種普通營士兵都裝備有幾條火槍,可對方呢,到目前為止一條槍都沒見到。

  即便敵人勇猛,己方軍心渙散,但好歹己方還有兩三百人、十數條火槍,天時地利都在己方,只要堅持下去,就有辦法。作為一個心思活泛之人,陳隊長當然看出來了,時間拖得越久,對己方越是有利,對敵方越是不利。

  所以,說一千道一萬,必須頂住,頂住了就有辦法。

  可恰恰就在此時,杜連總的情緒竟開始莫名其妙地反常、遲鈍了。

  你倒是喊啊,你倒是沖啊,陳隊長著急啊,不能再耽擱下去,本來己方就已變成烏合之眾,好歹有哪根神經抽風了的杜連總強勢彈壓,陣腳勉強穩住,可一旦己方沒有了杜連總這個煞神壓陣,結局又會兇多吉少。

  不行,必須站出來,要么下半輩子榮華富貴,要么死無葬身之地。他陳隊長冒死一賭了。

  形勢逼人強,本意混在眾多士兵中低調行事的陳隊長不得不高調地跳出來,以彌補二鬼子部隊的指揮真空。

  “兄弟們,大家都看清了,對面就一個小賊,我們那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火槍不能用,我們就用弓箭,用弓箭不怕打著炮彈箱。只要小賊敢露頭,就給我狠狠地射,連總大人說了,射死賊人賞銀百兩。”

  陳隊長遠沒有杜連總的強勢,他不敢以彈壓的姿態強迫眾人,只能頂著杜連總的大帽子,對眾人曉之以理、誘之以利。

  但陳隊長也有著杜連總無可比擬的頭腦,在密切“關照”歐陽平兒的同時,他還沒忘了壕溝里如芒在背的那些賊人,那里才是集中了過江賊人的主力。

  “所有的火槍手立刻調轉槍口,時刻盯住山坡下壕溝內的其他敵軍,只要他們敢來增援,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陳隊長畢竟是個軍官,既然杜連總莫名其妙的沉默了,接替杜連總的指揮權自是順理成章、當仁不讓。

  而亂軍之中有人指揮與沒人指揮,效果大不一樣,尤其是那些火槍手,都是老兵油子了,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后,又有陳隊長這么一提醒,無不凜然警醒,面前這個把小賊不過是疥癬之疾,山坡下的壕溝里的那些賊人,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火槍手紛紛掉轉槍口,管他有無目標,朝著壕溝就是一通亂射。他們當前最緊要的任務就是要阻止壕溝里的其他賊人趕來接應,以確保弓箭手們盡快消滅掉陣地內那個不要命的賊人。

  其時溜索過江的許家軍日子同樣不好過,四五十人的隊伍被二鬼子密集火力生生壓制成了兩個梯隊,第一梯隊隱藏在第二道壕溝里寸步難行,而第二梯隊更是一下溜索便被火力阻擊,根本沖不出灘頭陣地。

  隨著二鬼子的炮火越來越密集、越精準,許家軍第一梯隊吃盡了苦頭,損失極其慘重。近二十名軍兵,七八人當場犧牲,剩下的無一不身上帶傷。就連許愷本人也一度被強烈的爆炸震暈過去,彈片擦破了頭皮,幸無大礙。

  這也就是為什么明明看到山坡上發生了極其有利的變化,許家軍竟抓不住有利戰機趁勢沖擊的原因所在。

  待許愷被手下人喚醒后,戰機稍縱即逝,山坡上的二鬼子陣腳又開始穩住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大江山俏美人書評: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