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鹿言情小說網

「甄嬛傳」閑看庭前花開花落 第十一章

  左右約兩個月的時間,今天入宮的秀女除卻棠梨宮碎玉軒因身子抱病,被華妃娘娘撤下綠頭牌甄嬛甄才人,皆晉升了一個位份。

  新晉宮嬪里,只有永明宮燦輝閣的秦暮雨,和暢安宮虹霞閣的沈眉莊賜下了封號,現稱之熙小儀、惠小媛。

  其他宮嬪的位份分別是:

  棠梨宮玉瑩堂梁才人晉梁貴人

  棠梨宮玉儀閣史美人晉史貴人

  永明宮清輝館安美人晉安貴人

  望仙宮聽雨軒余常在晉余美人。

  至于甄才人抱病的原因,前兩日安陵容來燦輝閣閑聊時聽說,是甄才人自打從宓秀宮回來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染上了風寒,協理六宮的華妃娘娘一句「讓甄才人好生修養,不必侍奉皇上了」,就給撤下了綠頭牌,說等甄才人什么時候病好了,再重新掛上綠頭牌。

  秦暮雨還清晰的記著,安陵容有意無意的說了句:「甄才人可真是因病得福,天兒越來越冷了,若要依著前些日子克扣后剩下的份例,指不定得被凍成什么樣子。」

  這倒是實話,今年的秋天格外的冷,多虧是皇后娘娘宅心仁厚,聽聞甄才人病了,賞賜下來了不少東西,起碼不會讓甄才人在這種時候雪上加霜,不至于再壞了身子。

  知書素來心細如塵,半個月之前就開了庫房,挑了些厚實暖和又花樣好看的料子,小廈子將衣料拿去內務府制衣局,讓那里的繡娘制成衣裳。

  今天是約好的去取衣裳的日子。

  取衣裳的是打理庫房的芝蘭。

  芝蘭臨出門的時候跟溫木槿說了聲:“木槿姑姑,奴婢去制衣局取小主的衣裳,蘇蘇就回來。”

  這會兒溫木槿在泡制秦暮雨的洗臉水,回了一句:“我知道了,路上仔細些,別沖撞了其他宮里的妃嬪小主。”

  “奴婢肯定不會給小主惹麻煩,姑姑您放心。”

  “嗯,路上小心。”

  一路上芝蘭順順利利的到了內務府,內務府現任總管黃規全一聽是給永明宮的熙小儀那衣裳,讓幾個繡娘把衣裳先是細細的檢查一遍,確定衣裳沒有任何問題之后,才拿了過來。

  “芝蘭姑娘,您過目。”

  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后,才讓芝蘭帶走。

  芝蘭細細的檢查了東西,等確定無誤之后,點了點頭,拿出些碎銀,道:“勞煩總管對熙小儀的心事掛念著,這是請您喝茶的。”

  黃規全收了東西,親自從芝蘭出了內務府的門:“芝蘭姑娘慢走。”

  芝蘭見黃規全禮數周到,自然是要還禮的,她捧著一盒子衣裳不好正兒八經的行禮道謝,只彎了彎膝蓋,垂首道:“有勞黃公公費心了。”

  不為別的,只因黃規全算是知道皇上對這位熙小儀的重視,自打她入宮以來,不僅僅是發落了不少的或是倚老賣老或是偷奸耍滑的內監宮女,還把乾清宮李長公公最得力的徒弟小廈子撥給熙小儀,也因此給她辦事都十分仔細,生怕她一個不高興就向皇上告了內務府的狀。

  內務府距離東六宮并不算太遠,芝蘭走了將近兩盞茶的功夫,也就到了永明宮。

  曉畫在宮里想著芝蘭應該是要回來了,對寢宮內收拾妝奩的知書道:“把咱們之前帶進來的衣裳都收起來吧,這個季節的衣裳芝蘭已經領進來了。”

  “知道了。”

  知書簡單收拾了下妝奩,轉頭就去收拾之前的衣裳了。

  曉畫估算著秦暮雨用膳的時候,也放下手里的活計,去侍奉她洗漱了。

  芊竹在東暖閣將早膳撤下,曉畫捧著臉盆和洗臉擦臉絹子進來:“奴婢先為您梳洗吧。”

  臉盆里的水泛著淡淡香氣,曉畫一邊拿洗臉絹子浸著水一邊說道:“這是聽溫姑姑說的法子,用玫瑰花瓣泡過的水,洗臉比尋常的水更干凈些。”

  曉畫將絹子上多于的水擰了擰,細細的在秦暮雨臉上擦拭著,淡淡的花香氣聞著沁人心脾,也醒了醒神,看起來更精神些。

  秦暮雨隨口問了句:“都這個季節了,哪里來的玫瑰花瓣?”

  “是溫姑姑前幾月曬下的干花花瓣。聽溫姑姑說,咱們永明宮后面的霽月軒里種植著不少玫瑰花,只可惜花開時節無人欣賞,便將其中帶能夠使用的花卉采摘下來晾曬,平日里洗洗臉,或者制成香片飲用,或者做點心都是極好的。”

  聽著曉畫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秦暮雨只笑笑不說話,卻將此事暗暗記在了心上,尋思著等過后找了由頭賞些東西便是了。

  洗漱畢,乾清宮的李長李公公就過來了。

  “奴才給小儀請安,小儀吉祥。”

  秦暮雨道:“李公公請起。不知公公前來所為何事?”

  “小儀客氣了,奴才不過是傳個話罷了。皇上說,今兒下了早朝要來小儀這里用午膳。小儀是不是先準備著?”

  “謝公公提醒。”

  秦暮雨話音剛落,曉畫拿出了些金錁子,恭恭敬敬的道:“公公,請您喝茶的。”

  李長喜笑顏開的接過:“奴才謝小儀賞賜,奴才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

  待李長走后,秦暮雨吩咐下去:“先讓小廚房準備著吧,撿平日里新鮮的做。”

  “是,奴婢這就讓小廚房準備著。”

  芝蘭剛進了燦輝閣的門,見著小庫房玉秀,還沒等開口讓她把新得的衣裳做個記錄,就看她先迎了上來:“你可算是回來了,小主還在東暖閣等著呢。”

  芝蘭剛想開口,玉秀又道:“對了,剛做好的衣裳先送去給小主過目吧,聽曉畫姑娘說,「皇上要來燦輝閣用午膳」,快把衣裳送過去吧。”

  芝蘭點點頭:“那我去了。”

  她小步快走,踏入燦輝閣寢殿,這時候秦暮雨剛剛洗漱完畢,正坐在梳妝臺前,由曉畫挽著發髻。

  “小主,奴婢把衣裳拿回來了,請小主過目。”

  芝蘭把衣裳放在暖貴妃榻上平鋪開來,里面最出挑的是色澤明亮又溫和的酡顏色,像是美貌宮嬪醉酒后的臉頰,著實好看。

  款式做的是琵琶袖襖裙,相對襦裙而言更要暖和些,較之窄袖襖裙更是增添了幾分輕靈飄逸之感。

  裙擺處撒下片片花瓣,袖口是玉簪花的紋樣,著實精致秀氣,加之制衣局的繡娘們格外用心,做出的花樣好看的緊。

  秦暮雨褪去寢衣換上衣裳,曉畫思索片刻,而后細細的將原本的發髻拆下,改挽成朝云近香髻,髻邊兩支垂下流蘇的攢珠簪子,流蘇相互碰撞發出輕靈而清脆的聲音,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靈動的勁兒來。

  待秦暮雨梳妝打扮好了,午膳也已經備齊了,只等皇上過來享用便是。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午膳的時間也漸漸的過了,這時候李長領著兩個內監過來,手捧首飾布匹,上前請安道:“奴才給熙小儀請安。”

  秦暮雨坐在燦輝閣寢殿的梳妝臺前小凳上裝作戴耳環的樣子,實則從鏡子里面觀察李長的表情。

  “公公請起。”

  李長起身,秦暮雨觀之李長面色往常,并無異常之色,也就放平了心思。只是還是有些郁悶罷了。

  “回熙小儀,今兒皇上讓別的事絆著呢,恐是無法前來陪小主用膳了,因此特地命奴才帶些東西給熙小儀,請熙小儀賞玩。”

  李長一使眼色,身后的兩個內監上前兩步,打開手中捧著的盒子,皆是首飾,金銀簪釵、玉石墜子,瓔珞項圈,可謂是應有盡有、美輪美奐。

  秦暮雨略略有些疑惑不解,皇上為人是最為守信的,前些日子朝政再忙,說過來也是過來了,怎么今兒個……

  只是秦暮雨再怎么疑惑,面上也哪能顯出來不是,她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后宮中不過爾爾,所以郁悶了一會兒也就放下了。

  秦暮雨點點頭,示意知書收下東西。

  知書曉畫走上前,一人向李長行了半禮,收下東西,溫木槿走上前,幾顆金錁子交到李長手里,又分發銀兩給兩個內監,口稱請他們喝茶。

  李長幾人謝了恩,轉頭就離開了。

  等李長出去了,夏忠良這才從外頭走了進來,將所查的內容一一告訴溫木槿,再由溫木槿稟告給秦暮雨。

  不是為別的,只是今兒太后找皇上有些事,因此就在慈寧宮用了膳。

  秦暮雨知道后點了點頭,讓人把有些涼了的飯菜熱一下,隨便吃了兩口就去歇息了。

  那么太后找皇上,到底有什么事呢?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甄嬛傳」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書評: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